特观察 | “打工人”对抗“内卷化”的三种方法 2020-10-30特劳特(中国)

最近,“打工人”和“内卷化”这两个词成为热点,在当下的网络语境里,它们其实在说同一件事:劳动者不得不付出更辛苦的努力,却依然无望改善自己的处境。很多严肃的学者也加入到这场全民大讨论中,让我们拓宽了对这个热点问题的理解。

 

什么是内卷化?

内卷源于美国人类学家克利福德·格尔茨(Clifford Geertz)1966年出版的《农业内卷化——印度尼西亚的生态变化过程》(Agricultural Involution: The Processes of Ecological Change in Indonesia)。他发现,印尼爪哇的水稻农业长期以来没有发展,只是不断地重复简单再生产,无法提高单位人均产值,他用内卷(involution)描述这种现象,指一种社会或文化模式到一定阶段后停滞不前,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

加州大学历史学教授黄宗智1980年代在《华北的小农经济与社会变迁》书中将这个词翻译成“内卷化”,后来又改译为“过密化”,并运用这个概念分析中国的小农经济,指出在人多地少的情况下,很容易出现劳动投入越来越高而劳动回报却越来越低的情况,以至形成一个顽固难变的封闭体系。“内卷化”这个生动形象的翻译最近被广大网友接受并迅速传播开来,引起社会强烈共鸣。

复旦大学经济学家韦森在2006年的一篇论文《斯密动力与布罗代尔钟罩》中则认为,最早提出人类社会演化过程中“内卷”问题的是德国古典哲学家康德,在《判断力批判》一书中,康德把“内卷”(involution)与“演化”(evolution)相对照。韦森认为,在人类社会制度的变迁中,大致有三种“路径力量”在起作用:即revolution(革命)、evolution(演进)和involution(内卷)。革命是不连续的、剧烈的变革,演进是连续的、缓慢的变迁。与前两者相比,内卷是同一个层面上的内缠、自我维系和自我复制。

学术界关于内卷的研究,内涵十分丰富。不过,最近网友热议的“打工人”的“内卷化”,则是专门形容社畜们面临的困境:投入更多却无法获取相应的回报,因为别人也在投入更多。比如,很多企业都在推行996式的加班,员工不得不工作更长时间——迫使你加班的不是老板,而是其他愿意加更多班的打工人。但是,无论是企业还是员工,并不能从这种额外加班中获得好处,因为其他企业、其他员工也在拼命加班。就像孙立平教授在北京大学任教时所说,历史上中国农民种田就像种花一样,但是这种精耕细作、成倍的体力付出,提升不了多少产量。同是天涯沦落人,难怪互联网程序员叫自己“码农”呢。

内卷是打工人的宿命吗?不然。我认为,有三种方法可以破解内卷化:

 

第一种方法:科技创新

以小农经济为例,如果用相同的种地方法,本来是一个人种一亩地,现在派出十个人还是种这一亩地,把耕田、浇水、除草、施肥、间苗、除虫、收割、脱粒等各个环节把“工匠精神”发挥到极致,也不可能把亩产提高十倍,很难让这九个人过上好日子。这就是明清时代中国小农经济无法进一步发展的原因。但是如果当时能引入现代的农业科技,比如农药、化肥、地膜、农机等,产值增加十倍是完全可能的。

对于打工人来说,如果企业能够实现重大的科技创新突破,那就不需要靠低水平地增加工作量来获取那一点点可怜的增益了。比如制药企业一旦获得某种重大新药的突破,公司股价立刻翻番,一款好的新药可以养活企业全体员工十几年。约翰·洛克菲勒创建石油帝国,起步是因为他率先研发出不会爆炸的安全煤油;安德鲁·卡内基成为钢铁大王,是因为他慧眼识珠,首先引入英国的先进技术,将锻造一根钢轨的时间从2周缩短到了15分钟;而通用电气风光了一百多年,源头自然可以追溯至创始人托马斯·爱迪生发明的电灯,那可是划时代的大发明。甚至,并不需要这么重大的科技突破,哪怕你比别人先掌握调制一种新配方奶茶的方法,也可以让你的奶茶店在较长一段时间里享受技术红利。


第二种方法:管理创新

企业并不是经常能实现技术上的重大突破,在很多行业,这种突破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发生一次。管理创新,是突破“内卷”的又一利器。不少中国企业家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意识到,管理创新也能带来企业经济成果的显著增加,中国企业的落后,不仅仅是技术上的落后,管理上也落后于人。

比如,1913年,亨利·福特受芝加哥屠宰场启发,率先在福特工厂采用“流水线”的生产方式,这一创举大幅提高了工人的生产效率,使福特有底气把工人工资创纪录地提高到每天5美元,把工作时长从每天12小时缩短到8小时,把原本社会底层贫困劳碌的工人变成了富裕有闲的中产阶级,从而根本上改变了美国的结构。

再比如组织制度的创新。1920年代,通用汽车公司收购了许多小公司,企业规模急剧扩大,产品种类和经营项目增多,而内部管理却很难理顺。20世纪最伟大的企业家之一的艾尔弗雷德·斯隆参考杜邦公司的经验,提出“协调控制下的分权运营模式”理念,采用事业部制的形式改组通用汽车,极大提升了组织效率,使通用汽车在1930年代超过福特成为全球第一。

有些企业管理者往往更相信硬核的科技创新,实际上,软性的管理创新,威力并不亚于科技创新。比如美国的农业非常先进,几个专业农民就可以管理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亩的农场,日子过得比中国的农民爽太多,靠的不仅仅是先进的农业技术,还有先进的管理能力。农场想要产生经济效益,仅仅是高效生产这一环是远远不够的,农民还需要和期货交易所、金融机构、社会服务机构、产业集群紧密协调,环环相扣,这是我们目前还欠缺的。

 

第三种方法:理念创新

很多关注“内卷化”的文章,都注意到了背后有一个共同现象,“同质化竞争”。既然是同质化,就只能比拼要素的投入强度,更多资金、更多土地、更多时间、更多码农、更多研发人员。你每天工作10个小时,我工作12个小时,他工作15个小时。这种同质化“军备竞赛”注定没有赢家,所有人最后都是输家。

同质化的背后,是中心型的治理理念。所有人用同一个标准,挤在同一个赛道上,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抢跑、吃兴奋剂、无意的甚至有意的互相踩踏层出不穷。但是,如果人们能够改变思考的底层逻辑,采取多中心的治理理念,内卷化自然就消解了。这需要理念的创新。

比如黄宗智教授谈到中国高校的内卷化,上级统一进行管理,无论上级最初出于好意制定的考核指标是什么,最终一定会变成无休止的令人疲惫的军备竞赛。假如一开始规定发表两篇A类论文可以晋升,随着“内卷化”的比拼,最后就会变成发表10篇都不一定能晋升,结果不再有人做自己真有兴趣的研究,都在拼命输出注水论文。但是,如果把管理的责任下放到基层的系,多中心治理,一刀切带来的内卷化竞争能得到很大的缓解。

再比如入学考试,东亚的中日韩以及港澳台地区,都延用儒家文化圈千百年来的统一考试录取,虽然“公平”,但是由于评价标准的单一,造成了考生的严重内卷。补习班铺天盖地,军备竞赛永无止境,学生和家长苦不堪言。而在采取“申请制”的欧美国家,由于每所学校的录取标准不同,内卷化的情况要好不少。当然也有人说,哈耶普斯这几所知名大学其实录取标准越来越类似,逼得美国学生也开始“内卷”了,比如大家都考核学生“服务社会”,美国的中学生们就被逼得都去非洲扶贫赈灾;考核“领导力”,中学生们就一窝蜂地创立社团,哪怕他们内心其实并不想做这些事。这当然也是一种内卷,但毕竟不是统一录取,内卷的程度比我们好很多。

华为刚刚公开了任正非最近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学院等学校与部分科学家、学生座谈的发言,题为《向上捅破天,向下扎到根》,其中特别说到教育问题:“我国每年有七、八百万大学生毕业,加上中专生大约有一千万,聪明人很多,如果允许差别化的教育,就是姹紫嫣红。一二一,齐步走,同质化就缺少活力,就不易产生天才。世界有一个乔布斯就改变了移动互联网。差异化就容易产生尖子,政策要支持少数人因材施教。”求才若渴的任总代表用人单位,他的话值得教育部门深思。

在企业界,曾经大部分企业也都在同质化竞争。比如洗发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企业对洗发水的认知就是用来洗头发的化工产品,几块钱一瓶,基本没有利润。你卖哪怕稍微贵一毛钱,消费者肯定不买。直到1990年代宝洁进入中国,告诉消费者,洗发水其实也是“多中心型”的,有柔顺的,有去屑的,有滋养发质的,一瓶洗发水的价格相当于半个月的工资。这一波神操作不仅让中国消费者目瞪口呆,也让中国的企业经营者目瞪口呆,天量的利润就这样被创造出来,那个年代,宝洁是中国第一流大学生最向往的就业目标。

宝洁的做法,背后是“定位理论”。1969年,定位之父杰克·特劳特发表论文《定位——同质化时代的竞争之道》,提出每个品牌都应该有自己独特的定位,通过差异化进行竞争,而不是挤在同一个地方进行绝望的、无法退出的同质化竞争。他说:“要么你正确地定位,从而与众不同;要么陷入价格战,直至死亡。别无其他选择。”

如果企业依旧陷在同质化竞争的泥坑里,“打工人”的宿命确实就是“内卷”,无论你怎么努力,总有人比你更努力。而如果企业家能够打破旧理念的束缚,为自己的企业找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定位,差异化诞生了,内卷就消解了,每个人的生存空间都变大了,不再“过密化”,千军万马不再挤着过同一个独木桥,而是百花齐放,各美其美。

当然,还有比定位理论更激进的多中心治理理念,比如区块链思想,它的底层逻辑是去中心、分布式管理,公开透明、集体维护,用技术手段实现彻底的人人平等,赋权于每一个人。虽然听起来有点乌托邦的理想主义气质,但是也不失为人类社会对抗内卷化一次勇敢的理念探索。

理念的创新,比科技创新和管理创新还要走在前面。科技和管理创新,仍然是遵守既有的规则,在既定的同一个赛道里,争取比别人跑得更快。你仍然要担心别人也学会这一套,比你跑得更快,最后又演变成无休止的军备竞赛。而理念创新则是要打破旧规则的束缚,形成开放包容的新治理体系,不止一个赛道,不止一个方向,甚至不止一个维度。正如杰克·特劳特所言:“更加努力很少成为通往成功之路,更聪明地努力才是更好的办法。如果人人都往东,那就往西看能否找到空位。”

打工人,加油!

business-continuity-planning-develop.jpg

相关推荐

特劳特举办定位理论50周年全球盛典

2019-09-26

特劳特伙伴公司在上海成功举办了定位理论50周年全球盛典。自从定位之父杰克·特劳特1969年首次提出商业领域的“定位”概念以来,经过50年的发展,对全球范围的商业竞争和企业管理实践产生了深远影响,世界众多知名企业从这一战略理论中受益良多。

陈奇峰中金投资论坛演讲:锁定赛道,把握大消费

2020-11-17

2020年11月11日,特劳特(中国)合伙人陈奇峰在中金公司举办的“2020中金投资论坛”上发表演讲。

新华社专访陈逸伦:洞察变化、正确定位、持续创新

2020-11-16

11月7日,由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办公室主办、中国金融信息中心承办的"2020国潮品牌面对面"在中国金融信息中心举行。特劳特(中国)管理合伙人陈逸伦发表"国潮下的定位机遇"主旨演讲。

媒体聚焦 | 中智药业启示录:战略定位与企业传承

2020-11-10

近日,山东卫视与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联合出品的《无边界商学院》栏目邀请到中智药业集团董事长赖智填、中智药业集团执行总裁赖颖丰、特劳特(中国)首席战略官唐云川,共同探讨企业的战略定位、代际传承与产品创新。

特观察 | “打工人”对抗“内卷化”的三种方法

2020-10-30

最近,“打工人”和“内卷化”这两个词成为热点,在当下的网络语境里,它们其实在说同一件事:劳动者不得不付出更辛苦的努力,却依然无望改善自己的处境。很多严肃的学者也加入到这场全民大讨论中,让我们拓宽了对这个热点问题的理解。

伙伴动态 | 猿辅导成为全球教育科技独角兽第一,特劳特连续跟投两轮融资

2020-10-22

北京时间10月22日,猿辅导在线教育公司宣布,近期已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融资完成后,猿辅导在线教育公司的估值达到155亿美元,在全球教育科技独角兽公司中排名首位。这也是中国教育科技公司首次跻身全球教育科技独角兽第一名。其中G1轮由腾讯公司领投,高瓴资本、博裕资本和IDG资本等跟投。G2轮由DST Global领投,中信产业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淡马锡、挚信资本、德弘资本(DCP)、Ocean Link、景林投资、丹合资本等基金参与了本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