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重译 | 《新定位》与《简单的力量》7月面世,邓德隆寄语 2019-06-10特劳特(中国)

50年前的1969年,特劳特先生在《工业营销》杂志刊登论文 “Positioning is a game people play in today’s me-too market place”,创立了定位理论,世界因此变得不同。

继与艾•里斯合著《定位》、《商战》、《22条商规》等定位著作后,杰克·特劳特与史蒂夫·里夫金合著《新定位》(1996年)、《简单的力量》(1999年),进一步阐述和深化定位理论。2019年7月,特劳特(中国)公司携手机械工业出版社华章分社,推出定位丛书新译本系列——《新定位》与《简单的力量》。

8.jpg

邓德隆寄读者-定位是企业由成本到成果的转化器

现在的企业经营如果不以用户为中心,不以用户心智规律为基础,再强大的企业也会迅速衰败。企业所有的投入与努力都只是成本。企业唯一的成果在于用户能够认知并接受你,只有在用户头脑中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定位,用户才可能认知并接受你。因此定位就成了企业由成本到成果的转化器。

德鲁克先生晚年说过为自己曾经发明了“利润中心”这个词而感到羞愧。老人家说这么重的话,意在告诫大家,企业内部没有绩效,只有成本,企业所有的绩效只能在外部。老人家还说:“我们已经进入组织的社会,所有组织的共通点(这或许多多少少是第一次有共通处)就是组织的成果只限于外部……可是当你去看现今所有关于管理学的著作和思想(包括我所写的一切)就会发现,其实我们只看得到内部,不管各位举出哪一本早期的作品,例如我写的《管理的实践》,或是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讨论战略的著作,都是一样。这些著作看起来是从外部观察,但实际上讨论的都是组织内部的事情。”

定位不存在于组织内部,而只存在于组织外部——用户心智中。即如何在用户心智中赢得竞争,获得用户的认同。为此企业家的首要任务或曰第一责任就是要考虑自己的企业何以存在——世界这么大,不缺你这个,那我凭什么存在?即我凭什么能在用户心智胜出竞争,并据此创建出一个战略定位。再以这个定位为终极成果,将企业内部的所有资源(成本)围绕定位来做系统的配称与整合。这时候,企业的成本就能通过战略定位转化为成果。

从企业内部走向企业外部,从组织管理走向用户心智管理,这正是德鲁克和特劳特的辩证关系;组织管理之后诞生定位理论,似乎是历史与逻辑的必然统一。

定位作为将企业成本转化为成果的转化器,也是联结企业内外部的桥梁。现在,在每一个行业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企业中,这个转化器的功能若有若无甚至是没有的,这座桥梁是不通的。这即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巨大挑战,也是巨大的机遇与潜力。定位这个转化器如何发生作用,桥梁如何搭建?请大家先从阅读《定位》系列丛书开始,系统掌握定位学科知识。

9.jpg


相关推荐

特劳特举办定位理论50周年全球盛典

2019-09-26

特劳特伙伴公司在上海成功举办了定位理论50周年全球盛典。自从定位之父杰克·特劳特1969年首次提出商业领域的“定位”概念以来,经过50年的发展,对全球范围的商业竞争和企业管理实践产生了深远影响,世界众多知名企业从这一战略理论中受益良多。

特观察 | 打造城市及地区定位的四大法则

2022-01-11

“定位”作为一个客观存在,与“管理”一样,不仅适用于企业,也适用医院、学校、协会、媒体等非营利组织,以及城市、地区甚至国家这样的超大型组织。扪心自问,当别人提到某个城市、地区或者国家,你的脑海里是不是立刻浮现出一句很简单的描述?

致敬大师|邓德隆:回答德鲁克经典三问

2021-12-21

2021年12月21日,特劳特伙伴公司全球总裁邓德隆先生以《回答德鲁克经典三问》为题,在机械工业出版社华章分社、南京大学商学院、领教工坊主办的2021纪念彼得·德鲁克中国管理线上论坛发表了以下演讲。

伙伴动态 | 明月镜片今日登陆创业板,“中国镜片第一股”是如何炼成的?

2021-12-16

12月16日,明月镜片股份有限公司在创业板挂牌上市,成为注册制背景下“中国镜片第一股”。这家企业最可圈可点之处,是其从“隐形冠军”走向“第一品牌”的战略历程。这一历程,对中国广大制造业企业如何通过实施定位战略,打造品牌、投入研发,跳出价格战,取得更好的经营绩效,从而带动全行业良性发展,具有广普示范效应。

媒体报道 | 邓德隆:李泽厚离世的广泛反响,凸显人们对深厚思想的向往

2021-11-05

邓德隆与李泽厚都是湖南人,2004年相识,有着长达17年的密切交往,其职业生涯深受李泽厚影响。作为世界顶级战略专家,邓德隆现任特劳特伙伴公司(Trout & Partners)全球总裁、特劳特中国公司董事长。

关于李泽厚先生二三事

2021-11-04

当代最伟大思想家之一的李泽厚先生停止思想了,这是人类巨大的损失。就像伏尔泰之于法国,培根之于英国,康德之于德国,李泽厚先生的思想滋养了几代中国人,并惠及世界。